英国医院建筑的两大特点,成因竟是这样~

21:15 - 03/01/2020 | 来自:医疗建筑师联盟

分享到:









提起英国医院建筑,或许大多数人知道以护理事业的创始人和现代护理教育的奠基人、英国人弗罗伦斯·南丁格尔(1820-1910)命名的“南丁格尔病房”(图1、图2);提起英国当代医院建筑,专业人士可能还知道“NUCLEUS”等一系列英国独创的医院模式。


但实际上,英国当代医院建筑与中国、美国、荷兰和日本等国大不相同,在世界之林中独具特色,成就卓著。其中,英国在基于缜密设计研究编制设计指南以指导建设、建造系列医院实验项目以测试设计理论这两个方面,始终走在世界前列,并影响了多国的医院建设。英国当代医院建筑的特色形成与其医学社会环境密不可分。



英国建筑两大特点



一、注重全寿命周期的投资效益最大化

即在满足一定标准情况下(并不追求极致),尽可能地降低成本,在医院功能达到一定标准(并不追求极至)前提下,追求建设投资效益最大化。并为此采用了系统性、多渠道方式以达成目标。


如在20世纪60年代医院大规模建设之初,政府对建设投资实施程序控制。该资金控制程序伴随着医院建设的进行被不断修订和升级:1962年发布了最早的医疗建设项目投资规范CAPRICODE(Capital Projects Code),经过历年修订成如今的CIM(CapitalInvestment Manual)。早期规范关注建设投资控制,后来逐渐增加运营费用控制内容。这些医院投资程序对英国医院建筑设计导向产生了重要的影响。


此外,英国国民卫生保健机构(National Health Service, NHS)还主导了“通过设计减少运行费用”(Designing to Reduce Operating Cost, DROC)和关注医院空间使用效率、控制医院规模盲目发展的“空间利用研究”(Space Utilization Studies)系列;NHS在1982年对医疗设施的使用情况进行了调查研究,出售、转让了部分利用率低的固定资产为新项目提供资金。投资与功能效益最优化也常作为其他主题医院设计研究的基本原则贯穿其中,这些都影响着英国的医院建筑经济性设计的发展。


甚至20世纪60年代末期建造“Best Buy”模式医院时,提出的口号就是“用建一家的钱建两家医院”[1],之后在全英国大量建造的“Harness”和“Nucleus”模式的医院,着眼点均为通过改进的医院建筑设计节省建设及运营资金投入。



二、注重设计研究


英国建设了大量的医院实验项目(或称‘示范工程’),这在世界范围内是极其罕见的。英国用建造实验项目(Demonstration Project)来检验、评估前期设计研究成果,并将经受住检验的成果用于下一项医院设计,乃至于在更大范围内大量推广应用。以1961年建造的拉克菲尔德医院(LarkfieldHospital,Greenock)为起点,至最后一项实验项目旺斯贝克低能耗综合医院(Wansbeck in Northumberland)在1993年投入运营,30余年间,英国建造了数百项基于研究并用于研究的实验项目及其“复制品”。其中数量最多的,是英政府组织研发的“其中数量最多的模式”医院,在全英国建造了130多家。




两大特点形成的原因



英国当代医疗建筑特点的形成与英国医学社会环境密不可分。“医疗保健和卫生服务是政治哲学的体现”[2],英国社会和政治价值观影响着医院建设以及资金投入,其中最具决定性的有两个,一是英国施行全民医疗体制;二是英国盛行经验主义哲学。


一、英国医院属于并服务于社会


英国追求建设投资效益最大化的当代医院建设,与英国临床医学研究致力用最低费用达同等疗效一样,都是英国施行全民医疗体制的产物。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百废待兴,英国于1948年成立了国民卫生保健机构(NationalHealth Service, NHS),开始实行全民医疗体制,由中央政府负担医院运营和建设,英国社会将医疗设施建设视为与教育设施和住房并重的人民福利基本保障。

NHS及其建筑物属于并服务于社会,极大地影响了所有设计者的工作方向[3]。英国人自己都认为,公费医疗使“患者应感恩”观念在英政府内部盛行,英政府建造的医疗建筑更关注功能效率而非用户体验,甚至因此导致以患者为中心的护理政策在英国当代医院建筑计中没有特别明显的表现[4]。


NHS成立时,接手管理的是一批近百年历史的维多利亚时代的老医院,二战后,随着校舍和住房启动了现代化建设之后,英国遂着手开展全面医院现代化建设以满足新时期社会的医疗服务需求。面对大量涌现的新建设问题,由于缺乏现成的现代化医院样板,英国人考察了同时期欧洲诸国的医院建设。但是,从利用有限资金解决当前需求出发,英政府果断摒弃了照搬他国医院模式的路径[5],转向开展医院设计研究、基于研究建造符合本土需求的医院之路。之所以有这样的转向,因为英国社会盛行经验主义哲学。


、重视医院建筑设计决策的实证研究


英国社会盛行经验主义哲学,其历史之久可以上溯到经验主义哲学的鼻祖、英国人弗朗西斯·培根(1561~1626)。经验主义认为,人的理性必然有所缺陷,只有经历长时间实践检验与修正才能趋向真理;知识应通过归纳法获得。所谓归纳法,就是依据经验(或实验)尽可能地收集大量样本,进而推导出一般性结论的方法;这与笛卡尔等大陆理性主义哲学家使用演绎法获取真知截然不同,受此影响,英国高度重视医院建筑设计决策的实证研究。医疗建筑学者路维林·戴维(Llewelyn Davie)的名言“深入认知才能精湛设计”[6]可为此注脚。


因此,面对新的医院建设愿景与新的建设问题,英国人首先想到的是应该先研究一下该怎么做才是最好的,之后通过建设实验项目进一步总结经验,最后再把经过确认的好经验推广到更多项目中去。只是,NHS成立初期尚无力开展大型研究,这时,启动于1949年并于1955年出版了研究成果的一项大型综合性研究恰逢其时出现,填补了空白,即由南菲尔德信托基金(Nuffield Provincial HospitalsTrust,为Nuffield Trust的前身)和布里斯托大学(Universityof Bristol)联合资助的《医院功能与设计研究》。


《医院功能与设计研究》以内容的综合完整和高质量的研究成果,影响了英国此后30余年的医院建设。其覆盖的研究内容是以目的为导向的,只要是当时医院设计实践所需的,都纳入研究范围。所以不只限于医院建筑医学功能的研究,还包括医院建筑的物理环境、医院建筑防火、影响设计的常见问题以及医院所服务区域的医疗需求调研等。研究团队希望通过科学严谨的研究工作,使医院建筑像其它领域(如制造业、农业、医学和规划等)一样理性高效发展(图3、图4)。他们不仅研究了英国医院的使用现状,也汲取了欧洲及美国医院的有益模式:如向丹麦学习病房护理模式,向美国等学习中心供应(CSSD)模式,病床周边空间尺度则研究比较了英国、法国和斯堪的纳维亚(Sandinavia)①诸国共6个护理单元。




《医院功能与设计研究》的成果最终用在了两个实验项目的建设中:马斯格雷夫公园医院手术和外科病房楼,以及拉克菲尔德医院(Larkfield Hospital)病房楼;其中马斯格雷夫公园医院(Musgrave Park Hospital)还进行了使用后评估,评估报告1962年出版[7]。《医院功能与设计研究》的开展模式、研究与实验项目建设相结合的模式,均成了此后英国医院建设的模板,因此,该研究可视为英国当代医疗建筑发展的理性之路起点[3]。






英国医院建筑的理性发展之路



英国医院建筑的理性发展之路是一个形成了闭环的驱动循环,即NHS应社会需求投资医院建设、建设需求推动建筑设计发展;设计实践需求推动实用研究和理论型研究的开展,尔后NHS基于研究成果制订政策、标准和建设指南等将其进行实践推广,并由此开始新一轮循环。而这一切都围绕着医院建筑的各种研究进行(图5)。循环的驱动力来自英国医疗体制和经验主义哲学盛行的社会环境。





图5  英国当代医院建筑发展的驱动循环图示


在这个理性循环中,英国建筑师获得了大量将设计理念付诸实践的机会,这在NHS成立前是罕见的[8]。从20世纪60年代起,设计建造实验项目用以检验理论、用作评估研究,成了英国卫生部医院建设局②的传统,一系列实验项目被建造、评估,研究成果用于发展下一代医院设计[9](图6)。建造经验通过人们源源不断地到这些医院中参观及相关研究的出版广泛传播了出去。

这其中,以20世纪60年代末期至70年代中期的一系列着眼于资金、质量和建造效率可控性的医院项目建设最为引人瞩目。如前文所述,英国当代医院建设特别注重经济效益的最大化。

这一系列经济型地区综合医院(DistrictGeneralHospital,DGH)项目,从“BestBuy”、“Harness”到“Nucleus”,是英国当代医院建设的理性与经济性的典型代表,在医院建筑发展史中占据了重要篇章,值得介绍给国人,作为当今国内建设的对比与参考资料;此外,英国应对医学社会环境变化的医院建筑设计探索也在世界医疗建筑史上留下了里程碑式的作品,也一并在下文“英国当代医院的经典之作”中进行介绍。



文章节选自《英国当代医院建筑:在经验主义哲学中的演进》一文,因版面有限,特略去参考文献,有需要者,请联系CHAA秘书处。

基金项目: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项目批准号:51608023

原文作者:郝晓赛

北京建筑大学建筑学院副教授、建筑系主任、健康环境设计研究与教育中心主任



版权声明诚聘英才联盟秘书处

Copyright ©2018 CHAA,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8054870号-1  技术支持:九州科创

关注微信

服务热线:159105268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