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思!综合医院建筑“抗疫设计”亟待引入~

14:14 - 07/02/2020 | 来自:医疗建筑师联盟

分享到:



人类社会传染病疫情是一个必须认真对待的公众问题,针对中国在进入二十一世纪十几年内连续爆发的两次全国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2003年初的SARS病毒疫情及2019年末的新冠肺炎病毒疫情)而言,有必要建立一整套创新、完善的传染病救治的抗疫体系,从而保障社会文明与进步的可持续发展。


在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中扮演至关重要角色的医院建筑,其抵抗传染病疫情的能力建设,是这一体系中的重要一环,可以简称为医院建筑“抗疫设计”。为此,如能编制综合医院“抗疫设计”标准及规范,确保未来再次发生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时,各地综合医院可以迅速、有效地按照传染病救治原则启动应急响应体系,科学运转,及时为社会提供相关医疗救治与服务,减轻疫情危害,降低社会抗疫成本,提升社会文明标准。




传染病医疗区和传染病医院



纵观世界各大城市具有传染病救治能力的医院,大致分为两种,一是在大型综合医院或区域医疗中心内建设较为标准的传染病医疗区,二是依据专科医院概念建设的传染病医院。




*感染控制和疾病治疗是两大关键


医疗救治应属实践科学,在例行的医治活动中,医院及医护人员经常会遇到的突发病症,其中不乏新型或变异的传染病例的实证。因此,不论是综合医院,还是专科医院,其在建设与运行过程中,始终将院感控制作为重要内容加以贯彻和落实,甚至,仅仅因为院感流程不合理就必须对医院建筑进行改造。由此可见,院感标准在医院建设、管理、运行中的关键地位。


强调感染控制也是医院产生的主要原因之一,自古以来,中外医院的诞生大都与控制和医治传染病(抵抗疫病)有着必然的联系。汉武帝因“瘟疫”而“置医治场”,配医生和药物为百姓治病。汉平帝“民疾疫者,舍空邸第,为置医药”,开创了隔离传染病医院之先河。孝文帝建“病人坊”收容麻风病人,此方式在当代仍具有实用价值。


最早的西医院位于苏格兰中部的伊持图塞尔,已有2000年的历史,100米的走廊,两边分布着单间病房,体现出院感控制的标准布局(来源于网络)。


现代医院被划分为综合医院和专科医院,而传染病医院被界定为专科医院。


伴随着社会进步,人们对疾病的认知越来越全面,针对各种专科疾病的治疗,更多地依赖于综合医疗方法的介入(比如MDT-多学科协作疗法)。以北京市两家公立传染病医院为例,管理者们都在以极大的热情努力打造全方位的综合医疗能力,以期控制和治疗传染病患者的并发症,因为传染病患者也同样需要进行其他专科的医治(比如,心脏病、神经系统疾病、肿瘤、分娩等),传染病实际是全科医疗的一种特例,其治疗方案非常需要各科专家的会诊。如果医院建筑还是严格按照综合与专科医院的建设标准,绝对独立地去分别建设,事实上是有悖于医学发展的进步规律,容易造成社会资源的浪费,很难实现科学、合理、高效的医疗救治功能。特别是当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出现时,具有较大规模、较高水平的综合医院无法发挥其优势,而专科传染病医院却因综合能力不强,无法有效面对患者的全方位医疗需求,从而贻误最佳治疗时间。


专科传染病医院在有效控制传染病的同时,必须面对各种疾病的挑战。综合医院在治疗过程中,也绝对不能忽视院感控制的工作。如此而论,只要是医院,就必须同时完成疾病治疗和感染控制两大关键工作,才能实现医院的正常运转。


*面对疫情时,功能需求亟需重新定义


目前,在我国的综合医院建设过程中,多数医院将传染病治疗功能排除在外,而疾病是不会自我选择是综合医院,还是传染病医院,当遇到具有传染病的患者到这样的综合医院就诊时,医院基本都会将患者转院至专科传染病医院就诊。因此,造成综合医院在建设时,规划与设计很少考虑传染病专科治疗功能极易造成在突发性公共卫生事件的应急抢救过程中,医院虽有极强的医疗水平,却因医院硬件设施无法满足传染病医院感控要求,而造成“有劲使不上”的尴尬局面。


当不得不依靠其他传染病医院的建筑空间环境进行救治工作时,在医技条件不成熟、医院环境陌生的状态下,医护人员进行综合医疗救治时,容易产生因效率低下而令人痛心的结果。这充分说明医院建设标准有待调整,综合医院和专科医院的功能需求需要重新定义,各类医院规划与建筑设计内容应相互融合、补充与完善,共同提升医院最原始的功能需求,即医院抵抗传染病的能力,制订共同纲领,助力医疗救护体系的平衡发展。




引入医院抗疫建设标准


为此,建议在综合医院建设标准中植入一个新的硬性指标,即:医院抗疫建设标准,同时,编制一个相对应的医院规划与建筑设计的评价因子,即医院建筑的“抗疫设计”建议在医院建设前期工作中落实“抗疫设计”目标和内容,使其成为医院策划、论证、设计、建造、验收、运行过程中必不可少的标准与规范,满足社会对医院医疗功能的正常需求,实现医院“平战结合”、综合利用、效益最大化的期盼。

笔者结合多年来医院建筑规划设计的实践,提出如下建议,供行业同仁研判——


*建设传染病大型专科性综合医院


首先,专科传染病医院不论平时还是在重大疫情状态下,均是防控救治传染病患者的重要生力军,但因患者疾病的综合救治需求,在完整执行专科传染病医院的标准、规范的同时,还应按照现行的综合医院建设标准的内容设置相应且足够的医疗救治空间,加强医护人员综合医疗救治能力和水平,加强医疗、科研、教学、康复和培训设施建设,使传染病医院建筑空间和硬件配置不但符合专科传染病医疗需求,也满足综合医疗需求,建设成为平时为治疗传染病的大型专科性综合医院,大疫状态下,可立即承担疫区综合医疗服务,使得被传染病感染的患者在标准、优质、高效的医疗环境下获得全面救治,提高医疗救治成功率。


*在综合医院建设适度规模的传染病诊疗区


其次,应关注综合医院及其他非传染病专科医院在普通硬件环境下,救治同时具有传染病的就医患者的现象,建议在其现状院区,或新建院区内规划建设适度规模的传染病诊疗区,平时配合本院内患有传染病的患者进行相关治疗,一旦发生疫情,可立即启动抗疫预案,配合专科传染病医院组成区域防控救治体系,力争将疫情控制在本区域内,利用“藏富于民”的治国理念,真正实现防控救治体系化,将防治大疫的能力根植于各医疗机构内,在大疫面前形成合力,共同作用,真正形成“人民战争”的威力。


*预留应急场地,配置“野战医院”模组





再者,建议强调在新建大型综合医院确定建设用地规模时,适度预留应急场地,当发生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时,配合建设预装式临时传染病医院,或按需求配置标准“野战医院”模组,汇同医院其他区域功能构建有效的临时应急传染病医疗建筑防控体系,将一所综合医院临时转化成为医疗功能强大的传染病专科医院,充分发挥综合医院的医疗救治能力,避免医护人员转院工作的艰辛,保证医护在熟悉的环境中工作,降低医疗风险。熟悉的环境、统一的标准、习惯的模式、相同的理念、良好的配合,可使医护人员放松心情,将有限的精力投入到医疗救治活动中。


而患者可以在短时间内进入标准传染病救治环境中,获得高水平的医疗救治。从而可以缓解紧张情绪,积极配合治疗,从生理和心理方面获得极大的安慰,达到快速医疗,早日康复的目的。而且,一旦实现了这样的规划与设计,就可减少确诊、疑似病患转院、转诊所造成的社会交叉感染机率,提升非感染人群的安全度,降低社会恐惧感和疫情扩散风险,使传染病防控体系有能力抢在大疫之前,将疫病“扼杀在摇篮里”。



*修订“综合医院建设标准”,形成“综合医院建设抗疫标准”


建议尽快修订“综合医院建设标准”,将传染病防控能力的相关内容列入其中,形成具有可操作性的“综合医院建设抗疫标准”,为今后新建和改扩建综合医院建设项目的“抗疫设计”指明方向,制定章程。


修订目标:

1. 综合医院用地规模增加独立的传染病区用地指标,或预留临时应急传染病区建设用地指标。

2. 综合医院单体建筑规模增加独立的传染病医疗建筑标准和指标。

3.科研、教学设施建设指标和标准中,应适度增加传染病防控体系建设标准和指标。

4.增加发热门诊(感染疾病科)的建设标准和指标。

5.增加医技科室、保障系统、院内生活的建设指标,以应对启动传染病应急体系时的功能需求标准和指标。

6.增加单列项目中,特别是启动传染病应急体系时的功能需求标准和指标。

7. 具有急救分中心和区域急危重症抢救能力的大型综合医院和区域医疗中心,应增加急诊部应对启动传染病应急体系时的功能需求标准和指标。

8.建议参考人防工程的建设理念,设置综合医院抗疫建设标准,针对综合医院的“抗疫设计”实行一票否决制式的评审体系,做到平战结合,有备无患。




用传染病医院建设理念,补充完善相关标准



总之,用传染病医院的建设理念,补充完善综合医院建设标准,创新社会传染病防控体系建设,为健康中国的梦想创造坚实的社会基石,为中国的文明建设保驾护航,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添砖加瓦。






作者:杨海宇

教授级高级建筑师、一级注册建筑师,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

中国医疗建筑设计师联盟执行主席

中国建筑设计院有限公司副总建筑师、 医疗科研建筑设计研究院院长

国家卫健委卫生工程建设咨询专家、中国建筑学会建筑师分会理事、中国医院协会医院建筑系统研究分会常务理事、北京市医院建筑协会副会长、北京卫生规划与工程学会副会长、河北省卫生计生工程建设管理咨询专家、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工硕校外联合指导教师。





版权声明诚聘英才联盟秘书处

Copyright ©2018 CHAA,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8054870号-1  技术支持:九州科创

关注微信

服务热线:159105268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