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嵌入式养老设施的现状与探索

15:25 - 29/04/2020 | 来自:医疗建筑师联盟

分享到:






北京是全国较早进入人口深度老龄化的城市之一,且老城区老年人口密集,急需养老设施。近年来,北京地区以“老年驿站”为主的集约化的小型社区养老设施正在建设中,整体还处在发展初期,设施规划和设计还处于探索阶段,目前针对该设施的现状调研和研究相对较少。
本文以北京市西城区老年驿站为例,对此类养老设施进行初步调查研究,从老年人的需求与特征出发,探索现有养老驿站存在的问题与发展的空间和潜力,并借鉴日本等国的成熟经验,尝试提出新的设计思路和方法,为正在进行中的“嵌入式”养老设施的建设和发展提供改造意见和理论基础研究。


一、研究背景



(一)原居安老概念

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提到“健康场所具有原居安老(Aging in place)的品质与能力”。原居安老是一种随着老龄人口主体不停调整的过程,它强调在老年人日常居住的社区中享受养老服务与设施。


(二)国内相关养老政策梳理

《老龄蓝皮书:中国老年宜居环境发展报告(2015)》提出:“发展小型、多功能和社区密着型养老服务网络符合老旧城区养老体系的未来趋势”。其结合在北京老旧城区的老年建筑设计实践,分别从项目策划和设计实施两个重点层面深入解读适老化环境建设中的关键难点和应对策略,提出符合老旧城区特点和需求的新型养老宜居建设理念。
“十三五”规划纲要提出:“建立以居家为基础、社区为依托、机构为补充的多层次养老服务体系。将居家养老和社区养老确定为未来的发展重点”。全国各地开展了嵌入式养老设施建设。据此,北京以“养老驿站”的形式推进。


二、”嵌入式“养老设施特征分析


第一,从模式上看,是以社区为载体的、整合区域内各种资源的创新模式;

第二,从规模上看,养老驿站的面积规模分为三级,分别为100m2~200m2、200m2~400m2、400m2~1000m2 的A、B、C三种类型;

第三,从功能上看,在原来社区日间照料设施的基础上,进行了优化,增添了短期或长期日托以及上门服务;

第四,从建筑选址上看,嵌入式养老设施强调与社区的密切联系,而不只是指建筑位置与居住区的从属关系;养老驿站作为北京地区嵌入式养老设施的新型主要发展对象,功能是为在所处社区内的老人提供膳食、起居、文教、娱乐、医疗、康复与保健等。首先,这里的“社区”不是字面含义的“小区”,而是指街道邻里甚至是宏观社会的缩影;其次,设施的“嵌入”不是单纯的建筑体量置入社区,也相应强调功能服务上的嵌入。

第五,与“非嵌入式”的区别:“非嵌入式”养老设施实际上是“嵌入式”模式提出之前的传统意义上的养老设施,定义为“为老年人提供居住、照料、医疗保健、文化娱乐等服务的建筑统称”,这些养老设施涵盖了敬老院、托老所、老年人日间照料中心等大中小型养老建筑。
总之,养老驿站所代表的嵌入式养老设施是居家养老模式和城市中大型机构养老模式之间的纽扣,蓄力于养老设施供需失衡问题。


三、养老驿站现状分析


(一)北京地区养老驿站分布情况

1.规划建设特点
目前,北京市养老驿站总量不断增长,尤其老城区的养老驿站正从增量规划向存量规划转型。养老驿站用地空间主要依赖城市存量用地的优化整合与北京腾退更新中的“嵌入式”建设。
2.养老驿站分布特点
养老驿站总量增大,分布较广。北京老龄人口在中心区即旧城区密度较大,用地空间极为有限;全市驿站总体呈现向心汇集、向郊扩散的趋势。
“十三五”期间,“全市计划建设社区养老服务驿站总数1000个”。据不完全统计,在北京民政事务服务地图中显示已建成运营将近680个养老服务驿站。



(二)北京市老年人需求初步调查

据问卷统计,养老驿站所服务的老人以自理老人、介助老人和介护老人为主要对象。而由于专业护理人员的不足,失能老人和失智老人对养老照护的需求更加迫切。

老年人对服务的需求较广泛,除了日间照料、膳食、无障碍等基础服务外,在医疗保健、养护、文化活动等方面的需求不断增加。


(三)北京西城区养老驿站现状初步调查


1.养老驿站类型
从建筑学的视角来看,依据所利用的城市空间性质的不同,可将北京西城养老驿站大致分为“既有建筑改造”和“新建建筑”两类。
2.分布特征
呈散点分布,主要分为如下片区:八大胡同和法源寺周边的胡同街区;鼓楼以南的胡同片区;西站以东的住宅区、沿西二环两边的居住区和马甸桥周边的住区。整体呈现“南多北少,二环路以西多、以东少”的特征。养老驿站的发展与建设可分担原有养老机构的服务压力。


3.设施规模

西城区养老驿站按规模分为A、B、C三种类型,建筑面积从160m2~500m2不等,以160m2、300m2、500m2三种规模为主。床位数4~20张不等,在空间允许的情况下,会根据入住老人的实时情况进行小规模的灵活调整。驿站服务能力的辐射范围一般在2~5个社区之间。


4.建筑类型

驿站所属的建筑类型差别较大,主要有以下5种:

(1)底层住宅:既有入口面向住区内部的,也有利用住宅楼临街底商进行改造的;


(2)公建底商或裙房:分为临街公建底层与小区内部单体公建改造;

(3)独立多层建筑:多为小区内部独立建筑或社区公共建筑改建;

(4)单层平房:旧城区用地紧张,多为街道库房、社区原居民住房、锅炉房、甚至厂房等改建而成,规模较小;

(5)四合院:根据原有四合院改造。


5.空间布局

由于需求的功能较多,面积有限的驿站空间布局比较单一,尤其在单元住宅内部改造后的功能房间联系不紧密。房间或呈一字走廊排列,或呈集中式分布,导致流线较长和功能组织不便。


6.服务功能
养老驿站的服务功能主要为“功能置换”和“功能优化”。养老驿站根据功能需求进行空间改造,大多数养老驿站以日间照料为主,提供小饭桌服务与保健护理;而阅读空间、心理咨询等有一定的闲置率;老年人需求较多的门诊服务比较欠缺。


7.环境品质

养老驿站总体不够开放,嵌入方式比较生硬,缺乏用于老年人活动的景观空间设计。入口空间和室内扶手等设施虽基本满足了基础的无障碍要求,但缺乏针对老龄人口的人性化和精细化设计;室内空间设计由于受到既有建筑改造的限制,其光照环境和空间利用率有待提高。

总之,在服务的对象上,定位模糊;在设施规模和功能上,诊疗服务稀缺,极少部分做到医养结合,没有充分利用社区资源和周边医疗设施;空间、设施与家具设计不够精细化;空间环境品质参差不齐,缺乏共享活动空间与室外活动空间;在运营管理上,现西城区已有养老驿站出资金问题而难以维持。



四、经验借鉴---日本多摩平之森互助之家设计案例


该项目是由日本两栋老旧住宅楼改造而来,本体建筑以老年公寓为主要功能。在两栋楼间置入了400m2左右的公共空间作为服务功能,一部分作为半自理或失能老人的照料空间;另一部分作为“集会楼”,作为食堂、读书和休闲的共享空间。这是日本“小规模多功能”案例典范,且该改造项目与我国嵌入式养老服务设施的建设背景相似。

此养老设施注重“环境情感化设计”,改造过程中充分考虑了老年人的精神需求。例如其公共集会区域面向内院采用了透明玻璃幕墙与百叶幕帘,阅读空间以玻璃长廊作为界面,充分地与社区开放共融,在视觉与情感上增强了老人与住区居民的交流与互动。


五、养老驿站发展建议


从老年人的实际需求出发,发现养老驿站存在的问题,基于日本养老设施发展较成熟地区的设计理念与经验,因地制宜地对北京市养老驿站提出优化设计建议。
(一)找准老年人口需求,明确驿站定位
建议按照老年人的照护级别,将驿站规模、分布和服务项目明确划分并定位,以满足不同老人的个性化需求。


(二)以“融入”社区为设计导向
养老驿站不仅要“嵌入社区”,更要“融入社区”。除了功能、服务、管理和政策等软环境要迎合社区老人的需求,还应从建筑学的角度,强调养老驿站的空间环境设计与社区的融合。日本近些年提出的“地域密集”[9]概念对北京养老驿站的建设有着重要的参考价值。


1.养老驿站外部空间的“融入”设计

驿站外观和立面设计:首先,养老驿站建筑外观和立面设计应既具有居家化的氛围,也要具有辨识性。其次,根据养老驿站建筑外部的虚实与门窗的设计来区别内部功能,如法国图瓦雷养老中心的模块立面,通过不同视角的窗景向老人传达室内功能的切换。
驿站开口位置和方向须合理选取:新建驿站或者四合院、平房、沿街建筑改造而成的养老驿站的入口大多独立设置,但老旧单元内部嵌入的养老驿站有时没有独立出入口,应按使用要求独立设置,加强导向性。
驿站外部公共活动空间的设计:小区内部独立单层或多层养老驿站入口前可用栏栅或植物以及围墙围合成院落,提供活动空间并且有空间过渡作用;但在用地不足的情况下,应尽可能地营造兼顾适宜通行、标识清晰与导向明显的安全的前导空间,并与街区公共空间有机结合。
驿站寻路设计:北京市养老驿站现由北京市民政局统一规定并挂有以黄、红色为主的标志牌,但是对于位于较为隐蔽的街区环境中的养老驿站来说,应设置完整的标识系统。可以通过指引牌、铺地的延续与变化、建筑外界面的连续与呼应增强养老驿站对老人的吸引及老对路线的记忆。


2.养老驿站内部空间的灵活配置与精细化设计
养老驿站的空间应根据功能需求而灵活多变,同一个共享空间可综合多种使用功能,可将茶座、读报、餐饮等家居组合设置,空间既灵活多变,也营造了家居氛围。
北京地区的养老驿站基本由住宅或均质空间(如库房)改造而成。空间组合比较均质,或呈线性。这使得护理和服务人员的空间组织分散,管理工作效率变低,不利于老年人的活动。所以空间形态须要进行多样化改造,将大小房间、室内与室外空间、平台或廊道进行非均质穿插组合。尤其利用平房宅院改造时,要充分进行人性化空间设计,营造家庭氛围。

在无障碍设计方面,驿站空间在满足规范基础上,要进行精细化的居家设计。老年人行动力较弱、身体机能衰退,家居设施和装修细节应当提升,在满足老人行为习惯的同时达到空间定制化。


3.设计过程中注重老年人的全过程参与
从养老驿站的建设始初到投入使用的全过程应让老年人积极参与,从而增强住区居民的认同感与参与度,并且有利于嵌入式养老设施营造居家的环境氛围。

充分考虑老人的精神需求。空间设计要注意满足老人日常行为习惯,营造居家氛围,激发老年人生活积极性。如驿站在进行景观设计时,可考虑户外苗圃或温室等公共空间。
增加服务功能,例如老年人常需的理发、沐浴等服务,解决有些驿站公共活动空间利用率不高的问题。

(三)合理布置,与周边资源协同运营
养老驿站合理规划,加强医养结合,充分利用周边医疗资源;设置看护单元,建立护理评估体系;设置门诊单元,提升康复理疗水平。


(四)完善养老保险制度
我国老年人消费水平较低,很大程度上不舍得消费,而养老驿站的经费来源有限,养老驿站虽由政府支持,但经营和盈利问题不断产生。在还未完善的养老保险制度下,老年人享受较高的照护水平就意味着更大的经济压力,所以需要完善养老保险制度。

因版面有限,特略去参考文献。

原文作者:杜婷 胡雪松 北京建筑大学






版权声明诚聘英才联盟秘书处

Copyright ©2018 CHAA,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8054870号-1  技术支持:九州科创

关注微信

服务热线:159105268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