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考|综合医院如何建设平疫结合感染楼?

11:27 - 07/05/2020 | 来自: 医疗建筑师联盟

分享到:






新冠肺炎疫情在世界范围持续发展和变化的过程中,各地医疗卫生部门都在重新思考医院感染性疾病科的规范建设问题,以及预防医学、疾病控制方面存在的缺失。许多医院提出了感染楼的建设需求并启动了建设前期工作。如何才能做好建设前期工作?本人结合城市规划、医疗工艺、建筑设计三个方面进行了以下思考和研究,希望对业界有所帮助。



一、建筑项目选址



1.在老旧院区内建设。老医院土地利用率普遍较低,小型低矮建筑占据了医院大部分土地,苦于无资金建设大型建筑。在此情况下,建议申请感染楼专项建设资金,设法在院内腾挪拆除低矮旧房,让出用地,集中建设。
2.院内刚刚完成新建扩建,再无用地,且原有感染性疾病科建设不规范,不达标。在此情况下,若周围尚有毗邻的林地、荒地、旧的工业厂房等,应向规划国土部门提出述求,扩展院区向周边拿地。借机推进旧城改造,更新片区控制性详细规划,提高医院周边土地利用率。凭借HOD理论,以医院、卫生产业发展和相关服务业为城区经济发展的核心驱动力。

3.新医院原已经规划设计了感染楼,但只用于报规划时申请过关,或作为远期规划,并未建设,土地预留,甚至打算做其他业务,或因为担心投入负于产出,盖个“小萝卜头”感染楼而成为包袱。此种情况,应考虑恢复建设,并重新统筹调整设计,将纯粹的感染性疾病楼改成有一定规模的平疫结合医疗大楼。
4.政府在医院旁边拨付了独立的、应对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感染性疾病大楼用地和专项资金要求医院代建设、代运营,甚至将区域的疾病预防与控制中心、卫生监督检验检疫所、急救站或急救中心也纳入此用地联合建设。此种情况,医院应抓住机遇,发挥新用地、新立项、新功能规模论证的机会,慎重研究土地如何与医院本部如何资源共享,如何规划新建筑内的功能。
5.政府答应增加医疗卫生部门的划拨用地,但不仅医院要地,同时其卫生部门下辖的各部门都希望挤进来一并联合建设。因为无论医院、疾病预防与控制中心、卫生监督检验检疫所、慢病控制中心、精神卫生干预部门等都有扩建的需求,而土地供应量不足。
在此种情况下,应对各用地、用房机构未来的发展进行科学的研究,结合其所服务的辖区之城市发展规划(土地所在片区控制性详细规划、土地利用承载容量、人口规模、常住与流动人口)、疾病谱、土地情况等做出恰当的建设规模论证。在医院方面还要针对医院类型(综合、专科)医院等级(二级、三级、区域级、国家级)升级目标、医院教学要求、科研能力、人力资源等做出专题研究。规划部门应对新划拨土地的规划条件、市政配套做出评价,包括服务道路及道路等级,管线供应能力与升级改造,公共交通配套与协调、停车场配套等。



二、建筑规模与内容




1.满足相关规范、标准

规范、标准是伴随建筑学、卫生学等科学发展而不断变化的,有关传染病医院、感染性疾病科建设、疾控中心建设的规范、标准是有的,但经历新冠肺炎后又有新的规范产生,符合现行规范、规定、标准是感染病楼和其他卫生机构建设的基本依据。其中包括建设用地、建筑面积、建筑卫生间距、感染控制规范等,不应以机构个体需求先入为主而随意突破这些规范和标准。政府主管部门更是应该立法执法,带头执行政府制定的规范、规定和标准,非特别研究论证不能轻易突破。


2.各种策划先行
建设策划、建筑策划、运营策划的价值在传染楼的建设中不容忽视。快速“拍脑袋”定版的建设,欲速则不达,急于求成的项目往往会有事后诸葛的结果和悔不当初的过失。感染楼在医院内外的建设牵一发动全身,它导致了院内空间、规划指标、人车物洁污流线、医疗流程、保障、生活等各方面的水涨船高。要建立新的平衡,必然打破原有的平衡,主动策划新的格局与被动接受新的混乱,在于领导者有无全局观念,能否三思而后行。


3.启动医疗工艺前期设计

医疗工艺前期设计是项目可行性研究、设计任务书、建筑方案设计的依据,虽然是建设一幢感染楼,其工艺设计是否只要符合传染病医院相关建筑设计规范即可呢?非也,建设这幢楼不仅意味着医院增加了一个独立的感染性疾病科,而且要平疫结合,整个门急诊、医技、药学、营养、保障等部门都要为之提供服务,全院的学科建设发生了结构性的变化,要确定哪些学科可以在平时使用感染楼?其规模多大?比如医院原本就有肝病中心、呼吸道、肠道感染性疾病科、手足口病科、感染性疾病重症监护室,是否要统筹安排?因为传染病楼独立在外,须远离门诊楼、医技楼,保持卫生间距。如何提供检查设备、药学配套、营养供应、设备保障、自动物流、疫情期间的核酸检测实验室?如何转运感染的急诊患者?是否要在楼内实行一站式服务?有哪些疫情期间开放科室和平时入住科室专用医技要随之进入此楼?能否就此把急诊科与感染楼合并建设?有了感染楼,原先不规范的发热门诊是否取消?这就是说不是仅有感染性疾病科的医疗二级流程,还牵动了全院的医疗规划、设备规划和一级医疗流程。所以必须做出基于新建感染楼而引发的全院医疗工艺流程再造。



4.发挥设计创造潜力

现实是复杂的,各个医院情况千差万别,没有定律可循,有了医疗工艺设计还不足以确定感染楼的建设要点是否可行。要借助规划设计师的研究力和创造力,发现院区建设可能存在的问题,挖掘现有建筑和未来新建建筑的潜力,包括但不限于:设定弹性化的规划设计条件,研究卫生隔离间距与防火间距设计、空调通风系统设计、垂直交通设计的特点,创造性解决没有出入口、间距不足、空间有限、联合建设、医患分流、洁污分流等难题,通过各种三维、四维(时间)、自动化、智能化(含信息化)设计的手段和技巧,处理在二维空间或思维下难以实现的问题,让建设具有可实施性,具有场所人性化、软件智慧化、空间弹性化、建筑装配化、环境和建筑绿色化、可持续发展、院内外城市建设整体品质提升等时代赋予医疗建筑应有的特色。


三、倡导预防为主、分级诊疗



1.预防为先治未病
在土地供应上优先支持疾病预防与控制中心、卫生监督检验检疫所、慢病防治、精神卫生干预等机构的建设与发展,重视把好第一关,减少病患的发生与发展、蔓延。


2.分级诊疗把前关
尽可能把人群分散到各个社区的卫生服务站或社康中心、卫生所,大力培养全科医生,把疾病的诊断治疗前移到千家万户的门口、街坊、村镇,让家庭医生服务好每家每户,把住第一关。积极推广线上健康咨询和服务,提倡建设各类专科医院。不要让人们一点不适、不分病种、不管老幼、不分男女、不论轻重,都跑去同质化的三甲医院,造成大批人员聚集,人为造成院内感染。


3.院内院前分诊提高辨识度

改变医院出入口设置,以开放式灰空间为院内第一空间,让有诊断与分诊能力的医疗工作者在此坐诊,进行入院预检分诊,让患者一入院就得到专业引导,并将这种分诊普遍应用于手机APP院前分诊挂号导航。具有传染性疾病症状的人在院前和第一空间即得以分流,直达感染楼,便不会在院内造成交叉感染。消除门诊和住院的室内集中空调大堂或共享空间—即过去的第一空间,将其改为第二空间,分散成为建筑内部的自然采光通风庭院,根据人的趋光性,提高室内各处空间的辨识度,降低在灯光下和暗处的行踪盲目性。



四、感染楼设计方法




1.用地规模

感染楼必须与其周围建筑拉开隔离和卫生距离,要有与院内其他区域的缓冲地块,有独立人行出入口、车行入口、防疫转运港湾式停车位、车库及车辆洗消场地、消防环道甚至登高场地,其化粪池、污水处理、医疗垃圾、生活垃圾都需要单独预处理和独立存放,是院中院,故比非传染性医院建筑占用土地更多,亦即土地利用率极低,除非划拨土地,其地价和造价也更高。


2.建筑占地

感染楼的门诊至少分为发热门诊筛查、呼吸道传染病门诊、肠道门诊、肝病门诊,有条件的医院还可以设艾滋病、手足口病等其他传染病门诊,这些门诊均在建筑底层设独立出入口,大部分应该在首层设置门诊及相应检查用房、挂号收费、药房、化验、拍片、分类留观室、处置室、抢救室等。有条件的医院可以设传染病人透析室、重症监护室等,这就需要首层有足够的占地面积,除非分楼层安排这些二级分科。


3.护理单元

按照传染病护理单元设计要求,至少分三区三通道,垂直交通医患分流、污梯独立,各区之间有缓冲区,疑似患者病房都要单人间,确诊患者才可以是两人或多人间,负压病房需要设前后缓冲间,因此每个护理单元若按20间病房为一个单元,且是开间控制在7.2m左右的紧凑型(火神山医院病房开间为3米)至少需要1600平方米,若病房间数增加,面积还要扩大。


除了普通护理单元内设重症监护室外,有条件的还可以设集中ICU,如重肝、呼吸重症RICU等,平疫结合。


4.医技用房

考虑到各类患者传染病和基础病同时治疗,以及疑似患者隔离,至少配备药房、化验室、放射拍片(DRCT)、超声检查、心电图、透析室、营养供应(肠外、肠内)、消毒供应收发室、标本处置室及相关配套用房,有科研能力的医院设实验室、病理解剖室、MDT会诊室。


5.其他用房

包括医护人员集中洗消用房、值班室、管理用房、机电保障用房、员工食堂等,原则上最好独立在传染区配套建设,若没有面积指标,则院内可以共享,但必须考虑增量需求。


6.相关部门联合建设

对于区域医疗中心医院、本地区仅有的最高等级医院来说,其建设的感染楼,有条件时应该建设所辖区域的传染病应急指挥部、实验室、应急指挥部办公室和会议中心、区域传染病信息计算机房等。

对于医院原有急诊科条件差、院区分诊空间不足、用地极其紧张的医院,感染楼可以考虑与急诊科或急救中心联合建设,但必须在水平和垂直空间上分区隔开,相互之间背靠背共享医技、药房、营养、重症监护、会诊、保障、抢救、资料、污物处理、病案管理等资源。把原来的急诊科搬入传染楼后,腾出原来急诊科空间作为他用,弥补医院用房之不足。急诊与感染性疾病科联合建设可以使医院大大节约场地、人力和物力资源,更利于平疫结合。

对于土地较为宽松、区域卫生部门把疾控中心、卫监所,甚至慢病防治、精神卫生干预等分散的部门集中到与医院传染病区联合建设的情况,要保证感染病楼与其他功能各自有独立的市政道路出入口,使各机构的人流、物流、内部和外部人流、污染物出口能够实现独立,建筑尽可能分开,保持规范规定的卫生间隔,或采取高层叠加的上下分开、垂直交通分离、功能独立的方式,必须将上述功能分区、人和物流线彻底分开,由于他们是不同的独立法人和行政管理机构,物业产权、安防、消防、环保审批、日常费用核算等都应该能够独立。

作者简介


朱希

CHAA副主席;

深圳市柏鹏建筑设计事务所有限公司 总建筑师


版权声明诚聘英才联盟秘书处

Copyright ©2018 CHAA,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8054870号-1  技术支持:九州科创

关注微信

服务热线:159105268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