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建:医院魔方

11:45 - 05/04/2019 | 来自:中国医疗建筑设计师联盟

分享到:


为什么选“魔方”这个词呢?

因为魔方有很多东西跟医院很像,它本身是个特别完整的体系化的东西,有功能主线,魔方的各个面实际上都是随着手走的。对于医院来说,手就是医疗体系,我们往往会有一条主线串联起所有的医疗功能,所有的功能会挂在这条线上。另外一点,魔方模块之间是互为支持与支撑的,如果我们改变某一个模块,某一个功能,可能整体布局就会发生很大的变化,所以这也是跟医疗比较相似的地方。还有一点,是协同和独立,它本身既是独立的,又是需要协同来完成所有布局的。

现在的医院建筑,常规的就是门诊、病房和医技三大块,以一条主线来串联,10年、20年前一直到现在都仍在这么做,虽然是合理的,但是已经有点过时了,毕竟当前实际上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这张图,是我在20年前,一个德国建筑师跟我们讲的“蝴蝶”原理,现在已经改革开放30年、40年,发生了很大变化,但是建筑师还是在用这种思维在固化设计。



自闭魔方的转变

我觉得,尽管时代、观念与技术都在发生大的变革,但变革都是可以探寻到轨迹的,现状就是一个改变的基点。从原来的自闭魔方来讲,在医疗服务方面,我们本身是以实体医疗去做服务的,治病是唯一的目的,所以对医疗建筑来说,七项内容让我们可以构建一个实体医院,我们现在用的建筑标准还是七项内容,这七项内容实际上是切块的方式,比如说急诊3%,门诊15%等等,非常固化了。实际上针对不同任务的医院、不同级别的医院,应该是有不同的比例关系,而不是一个固定不变的比例。

另外,以前设计医院时,不太考虑医院外围、周边的东西,跟城市好象没有太大的关联,设计的这所医院建筑,放到哪里似乎都可以,所以整个医院它是自闭的、内向的、孤立的。

随着第四次工业革命,我们进入到科技变革的时代,整个医院也在发生变革,包括医学的手段,我们加入大健康的概念,学科之间更加融合,医学意义上转化医学、转变为精准医学,改变已经开始,大型医院注重互联网信息化的发展,包括改变他们一些供应链的系统,包括系统的协同。

最近跟一些民营医院也有接触,我发现他们在做“互联网+医疗”的事情,这个“互联网+医疗”跟“医疗+互联网”是完全不同的概念,即以什么样的思维来建设整个体系、整个生态。

魔方的驱动力很重要

有了变化、在内涵丰富后,我们开始转这个魔方,无论怎么转,轴还是原来的轴——即医疗,它才不会散架,一旦脱离这个轴以后,它可能就不姓“医”了。所以我觉得这个驱动力很重要,我们现在改变很多东西,无论你是主动的变还是被动的变,它的驱动力一定是互联网,是一种新的信息化革命,还是以医疗任务为轴,联动与融合是它的一个特点。

从医院角度来讲,我们原来是个传统魔方,实际上我们做剥离、添加、移位的动作,信息的应用、互联网,它把社会的一些资源在协同去做,最后它是重组、集成、再造、整合,来达成一个新的逻辑。

中国现在做综合医院、移动医疗,还是以大的核心的综合医院导流、分解到下层机构,单向的方式,反过来不太做得到,实际上理想模式应该是双向的,形成利益共同体后逐层转诊,之后它能够有一些公众的平台资源可以去实现,实现共享。实际上在我们医院本身内部也在做一些集成的事情,我总结大概是三级集成,集成、集成、再集成的这样一种方法。

-END-
版权声明诚聘英才联盟秘书处

Copyright ©2018 CHAA,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8054870号-1  技术支持:九州科创

关注微信

服务热线:15910526896